鱼上仙

感谢喜欢,请先看置顶
是个有感情的打字机
请勿在我的评论区放屁股
持续出本中,不接稿

【All你】贪欢(一)

陈萍萍&李达康&任新正X你

第二人称代入


和小黄书@说不明书 的《贪欢》是一个系列,我写小吴的三个角色,已获得授权~(后续我们会有福利哦)


私设「你」是叶轻眉的女儿,任新正是她多年好友,陈萍萍和李达康是她的学生


区区三根,来体验一下“父可敌国”的感觉


OOC!OOC!OOC!


以下正文——







(一)


凌晨四点,市人民医院某层楼的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的男人大步流星走到手术室前,亮起的“手术中”刺痛了他的双眼。


「到底怎么回事?」李达康显然是在加班的时候被紧急喊来的,外套都没来得及穿,「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着火了?母女俩呢?」


坐在长椅上的年轻男人从喉咙里挤出一丝诡异的笑,随即嘴角下撇阴沉地看着地面,另一个年纪稍大点的架着一副眼镜,正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轻声哄着,却止不住眼里的悲戚。


「当然是有人蓄意纵火。」陈萍萍机械地抬起头,眼里充斥着血丝,黯淡无光,「轻眉她……生命垂危……」


「什么?!」


李达康没控制住音量,直接吼了出来,好不容易止住哭泣的小女孩受到惊吓,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。


「呜……妈妈……我要妈妈……」


你的脑袋埋在任新正怀里,小手攥紧了他的衣服,豆大的泪珠打湿了他胸前的布料,任新正下意识想拍拍你的背安抚你,又想到你背后的烧伤,只能虚虚圈住你颤抖的身子忙不迭地擦去你的泪水。


李达康听到你的哭声更慌了,长腿一迈跨到你身边,不知所措地站在那,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摆,还是陈萍萍看不下去,拽着他的胳膊让他坐下,别添乱。


正值夜晚,火灾来的猝不及防,家里的电话线被剪断,手机也在睡梦中被人摔碎,叶轻眉立刻意识到是有人要置你们于死地,而这个人是谁她比谁都清楚,但她没想到对方竟然冷血到连孩子都不放过。


事发突然,她没有防备,只来得及把年幼的女儿推出去,提早结束出差回来的邻居大惊失色,她接住哭着喊妈妈的你,赶忙报火警。


最先赶到医院的是任新正,是你熟悉的人,他协助医生稳住你配合治疗,半小时后陈萍萍也来了,他紧抿着唇死死盯着手术室,脑海中闪过某人虚伪至极的嘴脸,毫不掩饰眼底的恨意,向来沉着冷静的男人第一次差点失去理智。


手术室的门从里面打开,医生的话打破了他们的希望。


「很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」


哭声戛然而止,幼小的你尚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,但当你看到三个叔叔不可置信的眼神后突然就明白了。


你永远失去了爱你的妈妈。


你呆呆地坐在任叔叔怀里,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,妈妈的音容相貌在你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
明明昨天还许诺周末带你去水族馆看鱼,明明下午还陪你搭积木,明明几个小时前还读故事书温柔地哄你睡觉。


为什么,为什么要夺走你的妈妈,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,为什么不能让她陪你长大!


耳边是叔叔们焦急的呼喊,之后你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

你晕了过去。





清晨,一夜无眠的三个男人坐在陈萍萍家的客厅里商讨你的抚养问题。


你不知道父亲是谁,确切来说他们宁可你没有这个该死的父亲,叶轻眉确认死亡后他们来不及过多悲伤,当务之急是要将你保护起来,由他们抚养长大,绝不能让你被孤儿院收走。


任新正稍加思索道:「轻眉和我多年交情,我来收养她最合适。」


李达康第一个沉不住气,「凭什么你收养她?」


「我们三个中,我是最符合领养条件的,这是事实。况且我和小姑娘接触的时间要比你们长,我想她住在我这可能会更安心。」


「安心不等于安全。」陈萍萍眼底闪过一丝狠厉,「他连小清都能下狠手,我们不得不防。」


「你查到线索了?」


「不错,但没有证据,他若不想让人抓到把柄必然不会留下对他不利的蛛丝马迹,就凭我们现在的能力还不能把他怎么样。」


客厅陷入一片寂静。


陈萍萍起身走到窗边,透过百叶窗看向逐渐由暗转明的外界,又转向二楼,仿佛能看到正在熟睡的无辜女孩,心中有了决策。


「我同意老任收养小清,但最近几个月她必须住在我这里,我们不能拿她的生命安全做赌注。」


李达康似乎想说什么,陈萍萍斜了他一眼,「你这个政府人员天天忙得不着家,我们怎么放心把小清交给你照顾?」


李达康自知理亏,罕见地没再出声反驳,憋着一肚子气闷闷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屁股底下的真皮让他相当不适应。


他们三个人除了长相上有些相似,脾气、性格、为人处事的方式都完全不一样,职业和原则底线也不相同,如果不是因为叶轻眉,他们或许这辈子都不会认识。


任新正是中医大师的关门弟子,家境优越,和叶轻眉是高中同学;陈萍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受尽白眼和欺凌,是叶轻眉给他尊严和希望,帮助他白手起家创立公司;李达康出身贫困,叶轻眉是他的大学教授,他毕业后从基层做起,有一颗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心。


性格迥异的三个男人为了保护叶轻眉唯一的女儿,少见的达成了一致。


李达康烦躁地掏出烟盒,但翻遍口袋也没找到打火机,只能咬着烟蒂发呆。


陈萍萍敏锐地捕捉到一丝极轻的呜咽声,随后二楼卧室的门被打开,小小的女孩从房间里摔出来,一边哭一边喊妈妈。


你做了个噩梦。


你梦见红色的怪物抓走了妈妈,你哭喊着求它把妈妈还给你,却被它甩到一边,眼看着妈妈被带走你却怎么也追不上。


窒息感袭来你挣扎着从噩梦中清醒,却发现妈妈真的不在你身边。


你彻底崩溃了。


「小清!」


三个男人脸色一变,六条大长腿几乎是同时冲上楼。


陈萍萍跪在地上接住了摇摇欲坠的女孩,任新正的手指搭上你的手腕,李达康把烟扔到一旁,手忙脚乱地从衬衫口袋里揪出一张皱巴巴餐巾纸,小心翼翼地给你擦眼泪。


你还这么小,根本承受不住失去母亲的痛苦。


三个大男人轮流抱着你哄你睡觉,听到你越来越哑的哭声心里止不住地心疼,恨不得立刻把杀人凶手揪出来让他以死谢罪。


可就算如此,叶轻眉也回不来了。


——未完待续






评论(55)
热度(344)
  1.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鱼上仙 | Powered by LOFTER